广州地铁公交将调整票价优惠“满额打折”或取代“15次后6折”

发布日期:2021-11-27 19:43   来源:未知   阅读:

  伊犁州各行社做到疫情防控与金融服务两不误8月11日,广州市交通运输局正式印发了《广州市公共交通票价优惠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办法》明确,普通乘客享受的常规公共交通票价优惠措施将由相关企业负责制定。其中城市轨道交通线路票价优惠措施由广州地铁集团负责制定,公交及水上巴士线路票价优惠措施由广州市公交集团负责牵头制定。

  目前,广州沿用的是2010年实施的《广州市公交地铁新票价优惠方案》。主要内容有两方面,一是只要单月乘坐公交和地铁次数累计15次后即可享受6折优惠;二是BRT空调车票价从2010年之前的2元—6元不等统一为2元,同方向可免费换乘,同时叠加享受“15次后6折优惠”。

  《办法》实施后,2010年版的《广州市公交地铁新票价优惠方案》将由企业制定的新优惠政策取代。因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单月乘坐公交和地铁次数累计15次后即享6折优惠的优惠措施也将会调整。

  《办法》提出了公共服务的可负担性原则。即实施公共交通票价优惠后,经常性公共交通出行乘客平均支出占广州市城市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原则上不超过4%。

  根据国家统计局广州调查队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广州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8万元。以4%的占比计算,实施公共交通票价优惠后,广州经常性公共交通出行乘客平均支出约为每月227元。

  对于上班族而言,每月227元的公交支出意味着什么?以客流量最大的广州地铁3号线为例,从番禺广场到珠江新城的单程票价为7元,一天来回的费用为14元。以一个月20个工作日计算,在目前的“15次后6折”优惠政策下,每月的支出为210元。若取消目前的优惠政策,每月支出为280元。

  从番禺广场到珠江新城属于长距离通勤。若以大石站到珠江新城站中距离通勤计算,单程票价为4元,目前政策下的月支出为120元。如取消目前的优惠政策,每月支出为160元,距离227元仍有空间。

  业内人士指出,未来企业制定新的票价优惠方案或采取“满额打折”的办法,即消费超过了一定数额后获得折扣票价,而不是以次数为打折的条件。对于长距离出行的上班族而言会较为利好。

  事实上,按次设定打折门槛存在政策漏洞。不久前,一段视频在微博上引起广泛关注。月初,一群乘客频繁地在广州某地铁站进出刷次数,以提前获得打折优惠。上海则是按照累计消费额设定打折门槛。当月公共交通卡在地铁乘坐满70元后享受9折优惠。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也认为,“应该在可负担性的前提下推动票价优惠政策调整。”

  在“15次后6折”优惠政策推出的2010年,广州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0658元。10年间,广州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不止翻了一番,而公交地铁的票价一直维持不变。以广州市公共汽电车价格为例,过去20年一直维持空调车每车次2元。打6折之后,只有1.2元。20年来,市民收入、人工、油价以及场地成本都有明显上涨,票价却一直没有动态调整。

  长期以来,广州的公共交通票价优惠由广州财政补贴承担。但随着广州城市骨架不断拓展,公交、地铁等公共交通覆盖率持续扩大,公共交通领域投入增加收入减少,收支缺口进一步扩大,财政补贴压力逐年增加。

  目前广州公交地铁普遍实行的“15次后6折”票价优惠始于2010亚运年。广州市政府在2010年对公交地铁票价优惠的财政补贴预算从2009年6亿元增加到9.1亿元。10年间,地铁日均客流增长近一倍,票价优惠补贴加上公交运营成本补贴,财政的补贴压力越来越大。

  一份对2017年广州公共交通财政补贴项目专项资金财政支出绩效的评价报告显示,广州公交每年补贴金额由2015-2016年每年37.87亿元上升至2017年的43.83亿元。据2020年预算执行报告,去年广州公交行业补贴投入53.7亿元,占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1.8%。

  由广州市交通运输研究所谭云龙、夏漾撰写的《新形势下大城市常规公交线网规划思考》一文中提到这一现象:“近年来,随着常规公交客流的下降,人工成本的不断增加,物价不断上涨,公交企业经营成本也随之不断上升,维持企业正常经营需要的补贴总数也不断上升,市级财政压力逐年增大,这是国内各大城市面临的普遍问题。”

  该文也指出,定额补贴模式是财政在公交行业投入的重要发展方向。即以成本规制核定行业合理成本与收入的差额,来确定定额补贴额度,再根据居民收入水平、价格指数、银行贷款利率、社会劳动力变化等综合因素,适度调整定额补贴总额,并将公交服务质量与补贴额度挂钩。

  对于常规公交客流下降导致票款收入减少所产生的缺口,该文作者认为应由政府和企业按照一定的比例共同承担,并采取逐步退坡方式,激励企业不断进步。以此达到控制财政补贴额度的快速增长,以及管控企业成本、提高营运服务质量和效率的双重目的。

  在财政压力之下,广州想通过激活公共交通行业的企业自主性,让价格这一市场要素在资源调配中担起更大的作用。

  林江指出,由政府代替公共交通企业制定统一票价优惠不符合企业运行规律,“公共交通票价由发展改革部门按照有关程序制定,普通乘客的常规票价优惠属于企业的经营自主权。”

  长期关注广州交通领域的广州市政协委员刘根生也认为,一刀切的“15次后6折”票价优化政策影响广州公共交通行业出台鼓励性、引导性的优惠政策,也导致了缺少资源空间开发新的服务产品。

  此次的《办法》提出,除整体性常规票价优惠措施外,广州地铁集团及各公交企业还可根据客流情况自行制定本企业特定线路的临时性或阶段性票价优惠措施,相关优惠不纳入政策性财政补贴范围。这既是让价格的杠杆作用真正在引导客流上起效,也是对企业的精细化调控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新的《办法》扩大了优惠覆盖面。《办法》提到,票价优惠应遵循普遍性原则。也就是说,除指定的特殊人群外,公共交通票价优惠措施对全体乘客适用。例如,乘客可通过羊城通实体卡、NFC虚拟卡、乘车码等电子支付方式享受票价优惠,不得设置歧视性条件。

  此前,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在回复《广州市公共交通票价优惠管理办法》公开征求的意见中提到:目前广州市正在开发统一的“广州公共交通码”,可乘坐公交、地铁、水巴等不同公共交通方式,正在羊城通APP上测试运行,待稳定后再正式应用。乘车码和实体卡在支付方面各有优势,使用群体也各有侧重,不适宜因采用不同的支付方式而对不同乘客采取差异化优惠。

  对于普通乘客享受的常规公共交通票价优惠措施,将由相关企业负责制定。而对于特殊人群,《办法》则单独列出了公共交通票价优惠政策。

  例如,广州市内中小学生按照相关规定办理羊城通学生卡后,可半价乘坐公共交通;符合免票政策的儿童免费乘坐公共交通。现役军人、残疾军人、消防救援人员及优抚对象等人群,按照相关规定凭相关证件或羊城通特种卡,可免费乘坐公共交通。

  符合条件的老年人(含外埠老年人)、残疾人按照相关规定凭相关证件或羊城通特种卡,可免费或半价乘坐公共交通。广州市低收入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低收入困难家庭、特困供养人员)按照相关规定可优惠乘坐公共交通。

  《办法》还明确,特殊人群票价优惠及企业制定的整体性公共交通票价优惠纳入政策性财政补贴(不含企业内部或临时性优惠)范围,由市财政按照票务系统电子支付交易数据据实全额补贴。除整体性票价优惠措施外,企业根据客流情况自行制定本企业特定线路的临时性或阶段性票价优惠措施不纳入政策性财政补贴范围。